快捷链接

打破“甜甜圈”款式——若何处理底特律城市核心式微问题?专栏 当前位置 : 主页 > 爱资免费料大全 >

打破“甜甜圈”款式——若何处理底特律城市核心式微问题?专栏

来源:http://www.3sdo.cn 作者: 发表时间 : 2018-12-07 19:13 浏览 :

  在底特律,白人为主的郊区不断扩大,黑人为主的市区不断缩小,由此形成了甜甜圈

  1990年到2010年,底特律城区的就业人数下降9.8%,而全美的就业人数则上升了19.9%

  自2010年初以来,在遭遇了世纪之交那几年的可怕经历之后,包含六个县、拥有430万人口的底特律大都市地区,就业岗位的增加速度一直快于美国的其他地区——自2010年3月就业市场见底以来,底特律城区的就业人数上升了16.8%。同期美国全国的就业人数增长了12.5%。长期以来一直是城市绝望和衰落代名词的这座城市,现在正因为餐馆、艺术品、热卖房地产项目,以及从布鲁克林远道而来的潮人而闻名于世。

  位于底特律谢尔比街(Shelby St.)1135号的这处面积约232平方米的房产售价为249.5万美元

  但它仍然存在一个很严重的“甜甜圈”问题。不,并不是说底特律缺少那种油炸的圆形点心,这种东西在底特律和周边地区似乎供应充足。这座城市拥有大量空置和近乎空置的社区,正从其复兴当中的下城和中城向北部、东部和西部延伸。2016年,土木工程师、Strong Towns网站暨同名社会运动的创始人查尔斯马罗恩(Charles Marohn)将这种现象称为“绝望的甜甜圈”。

  它也不是一个完整的甜甜圈——由于底特律河流经下城区的南部边缘,它不可能是完整的,但我喜欢这个比喻。我觉得它也可能按照整个底特律地区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的那种方式演化:以白人为主的郊区不断扩大,环绕着不断缩小、以黑人为主的市区,而且多数人口逐渐迁离,由此形成了甜甜圈。

  “我以前常对我的孩子们说,‘首先,你没有理由去底特律。我们这里到处都是餐馆。而底特律连电影院也没有——一家都没有。’”

  他接着说,“我想象不出在底特律能找到什么我们这里没有的东西。除了看现场体育比赛。我们这没有棒球场和橄榄球场。要是看比赛,好吧——就得去底特律。但是,把车停在场馆旁边,就得多花二三十美元。去底特律之前需要把油加好,任何时候都不要在底特律的加油站加油!那简直就是招呼人来劫车。”

  帕特森对于就业也采取了类似的办法。确切地说,就算他不是外交家或者有远见卓识的人物,也是一名出色的管理者。他一直在努力把奥克兰县打造成独具特色、运行良好的经济实体,不依赖南面那座无法正常运转的城市。

  从某些方面来说,他取得了成功:奥克兰县的人口比底特律的韦恩县少505396人,但工作岗位却比韦恩县多出9234个。奥克兰县2015年的人均收入为63454美元,而韦恩县只有38512美元。但我怀疑,底特律地区缺乏活力四射的中心城区的状况,甚至也对奥克兰县过去几十年来为吸引新兴产业和人才所付出的努力造成了损害,而且这个地区在种族和经济上的明显鸿沟自然也起不了任何积极作用。

  从1990年到2010年,底特律城区的就业人数下降了9.8%,而全美范围内就业人数则上升了19.9%。即使是其他“锈带”地区,就业也有明显改善:在克利夫兰城区,就业人数虽有下降,但仅下降3.8%;匹兹堡城区就业人数增长7.6%;密尔沃基增长6%;芝加哥增长5%。所有这些城市也都在苦苦应对和底特律相似的问题,但它们当中没有一个形成了完整的甜甜圈。

  作为食物,甜甜圈还是不错的(对你没有任何好处,但是好吃啊)。而作为一种安排人们生活和工作地点的方式,它们把我们隔离开来,并且似乎阻碍了政治上的妥协性和经济上的适应性。正如《连线》(Wired)杂志的亚当罗杰斯(Adam Rogers)在6月早些时候的文章中所写到的加州的一座新建的巨型甜甜圈状大厦:苹果公司的新总部大楼就是一座退化的、内向型建筑物,睥睨着它所在的城市和四海八荒的各个城市。

  不管怎样,底特律现在终于开始打破城市与郊区之间的那种甜甜圈旧式分割局面了。(不过,这种局面并没有完全消失。在其他黑人人口比例较大的美国大城市,过去几十年来,市区与郊区之间曾经明显的分界线已逐渐消失。在亚特兰大和华盛顿特区,更多的黑人居住在郊区而不是城市中心区。底特律地区仍远未达到这个临界点。)

  它再次拥有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市中心,有了餐馆(可以去看帕特森列的清单)、一家独立电影院,以及其他的好去处——可能很快就会有篮球场馆,活塞队的主场即将回归市中心——从而吸引那些来自伯明翰或者罗亚尔奥克的人们。大约三年前,我最后一次去这座城市的时候,仍有人(对方住在市区而不是郊区)提醒我进加油站要小心。但自那以后,劫车案的数量大幅下降,多数的其他犯罪案也减少了。

  不过,底特律的下城区还是基本上被陷入困境、某种程度上被遗弃的社区所形成的巨大甜甜圈包围着。底特律的总体人口仍在下降,尽管速度比2010年之前要慢得多。

  底特律警察局局长詹姆斯克雷格(James Craig)认为2016年底特律犯罪率下降是警察局全员共同努力的结果

  那么,该做些什么呢?马罗恩在他一年前的“绝望的甜甜圈”文章里提出了下面的建议:

  我不想假装知道答案,但如果我必须要开始寻找答案,我就会去把那些位于绝望的甜甜圈里质量最好的房子搬到(就是挑出来并运到)下城区核心地段那些未被充分利用的停车场里。如果停车场满了,我就会开始把附近的社区填满。然后我会努力以尽可能经济实惠的方式帮助那里的居民,让他们也能参与到经济复苏中来。于是,这一次他们就可以创造出自己的财富,不会被落在后面。

  作家约翰尼圣菲利普(Johnny Sanphillippo)在对此做出回应时辩称,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与城市就应当切断大部分地区居民的水电供应以‘鼓励’他们搬走的建议如出一辙”;要是采取更为有序的方法,城市会更加繁荣,那些人口稀少的社区可以把自己重新打造成半乡村式的村庄,接受田园风格的服务和宽松的监管。

  在论文《反思底特律》(Rethinking Detroit)中,研究者调查了底特律各个部分的人口情况

  在一篇促使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新论文中,里士满联邦储备银行的雷蒙德欧文斯三世(Raymond Owens III)和皮埃尔-丹尼尔萨尔特(Pierre-Daniel Sarte),以及普林斯顿大学的埃斯特万罗西-汉斯伯格(Esteban Rossi-Hansberg)等经济学家提出了另一种方法:使用一个“量化空间经济模型”,来确定底特律哪些人口稀少的片区,最可能受益于旨在鼓励建立居住和服务等重要功能的经济开发保证。

  值得注意的是,这个模型推导出的不仅仅是下城区周围的片区,还有一些片区是下城区周边社区及更偏远社区的混合体。也就是说,它生成的地图并不像甜甜圈。这应该是个良好的开端!